广告合作邮箱:mdcm1598@163.com
合理安排看片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返回

女友与闺蜜们的轮奸之旅

来源:   发布时间:2020-10-12 13:05:35

 我叫小纬,今年二十一岁,是个普通的大学生。女友希宁小我一岁,和我就读同一所学校,是个喜欢跳舞的可爱女孩。她在学校里参加热舞社,结识了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,大家成了闺蜜,不但合租住在一起,放假时也常常一同出游。  “老公,我们要出发喽!”周末早上,女友传了讯息给我。她和三个闺蜜相约去山上泡温泉。她们出游我偶尔也会一起去(主要是当司机兼驮兽),但这次是女生的温泉之旅,女友就没让我跟了。  “OK,叫雯伶开车小心点!”我回了讯息。雯伶是女友闺蜜里个性最活泼开朗,但也是最大而化之的一个;四个女生中只有她有驾照,自然是由她负责开车,不过她的开车态度实在说不上谨慎,让我不禁有些担心。  “哈哈,雯伶说你想太多了,她会把我平安送回去的。”女友又传来讯息:“这两天我不在,老公也要乖乖的喔!不准到外面去找野女人喔!”  “遵命,我一定会乖乖的。那……老婆大人可以把大家泡温泉的照片发给我当奖励吗?”女友每次出游都会用手机拍照,这次几个女生在旅馆泡温泉,大家玩玩闹闹,肯定会拍下不少香艳的照片。  “想得美!你只准看我的照片,我才不会拿她们的照片让你意淫!”女友果然一口回绝。我发了个失望的表情过去,不过心中却暗自得意:“嘿嘿嘿,不管你让不让我看,今天晚上我都是看定了!”  事实上我早已看过不少女友不让我看的私密照片。无论是练完舞在厕所更衣的雯伶、在夜店喝开而互相舌吻的小妤和雅芸,或是开睡衣派对时大家穿着薄纱睡衣、娇躯若隐若现的合照,都已经被我暗自收藏。我常常把这些照片拿出来欣赏,一边意淫女友的闺蜜一边打手枪。  为什么我有办法弄到这些照片?其实女友的手机帐密我都晓得,早就偷偷帮她设定了云端备份,只要她用手机拍照,档案就会及时同步传到我的电脑里。想像今晚女友泡温泉时,不顾众人的遮掩,拿着手机拍下大家裸体的情景……我简直迫不及待今晚的来临了!  四处消磨时间,终于熬到了晚上十点。这个时间她们应该已经吃完晚餐,在旅馆里享受温泉了吧?我满怀期待地打开电脑,于是女友今天拍的照片一张张传到电脑里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 照片中,女友穿着碎花洋装,配上凉鞋和草帽,虽然露出度不高但是相当清爽优雅。高个子的雯伶戴着墨镜,身穿紧身背心和运动热裤,小麦色的肌肤散发着健康美。闺蜜之中身材最玲珑有致的小妤,则是走白衬衫加高腰紧身裤的韩系风格,大方展现自己修长的美腿。雅芸的个性比较低调,连身长裙外还罩了件短版上衣,但这样的打扮仍然无法完全掩饰那对E罩杯巨乳。四个女生各有特色,但同样散发出青春的魅力。  一张张照片纪录着女友四人开着车沿路游玩的过程,我快速地看下去,正期待晚上最精彩的部份,却发现照片在她们吃完晚餐后就没有新增了。莫非旅馆附近收讯不佳,照片传不出来?还是女友的手机没电了?或是……难道她们在路上出了什么意外!?  我不禁担心了起来,赶紧拿起手机拨给女友,“嘟噜噜噜噜噜……”响了十几声后电话终于被接了起来,熟悉的女声从话筒中传出:“喂?”  听见女友的声音让我松了口气:“老婆大人玩得还愉快吗?现在在干嘛?”  “很……很开心啊!我们正准备去泡……泡温泉。”女友的语气似乎不太对劲。  这时我听见话筒那端隐约传来女子的呻吟声,于是问道:“我怎么听到‘嗯嗯啊啊’的声音?难道你们在看A片!?”  “对……对啦!雯伶刚刚转到成人频道就不肯转台了啦!”A片看到一半被我打扰,难怪女友的声音怪怪的。  “小色女声音怪怪的喔~~是不是想要了?”  “想……想要你个头啊!不跟你说了,我们要出门了,掰掰!”女友说完便匆匆挂上电话。我也没有太在意,只想着:‘嘿嘿,终于可以看到她们的温泉照了!’  但事情却非如我所愿,等了一小时仍然没有半张照片传过来。难道女友没打算拍照?等到十二点还是没看到新照片,我只好放弃偷看照片的念头,随便找了片A片发泄掉累积的欲望,然后失望地入睡。  一觉睡到隔天中午,整个下午也都忙于打工,就没和女友联络。今天工作特别忙碌,晚上九点下班后才终于有空拿出手机。打开手机,发现女友在半小时前曾经传来讯息:“我们回到宿舍了。大家都很累,等等洗完澡就要睡了,明天学校见喽!”  看着这条讯息,一股纳闷的感觉油然而生。总觉得女友好像刻意不让我今晚去找她……不过累了一天的我也没多想,只顾着回家先好好休息一下。  回到家打开电脑,一边吃着宵夜一边上网,偶然间我发现有曾经有档案被上传到电脑里。‘是女友今天拍的照片吗?’我心想。打开文件夹,原本以为会看见女友一行人白天的游玩照片,没想到映入眼帘的,却完全超乎我的想像……  文件夹里有数十张照片,背景似乎是在某个被废弃的工厂里。灰色磨石子地版上摆着两张破旧的大床垫,几个身上满是刺青、像流氓一样的男子,各自在床垫上以不同姿势干着年轻女孩。天啊!照片里被干的女生,不就是女友和她的闺蜜吗!?  突如其来的晴天霹雳让我的脑袋一片空白,只能将照片一张张看下去。皮肤白皙的小妤,被黝黑粗壮的男子压在身下狂干,两条长腿在半空中不停晃动;雯玲直挺挺地跪坐着在矮胖男子跟前,男子恶心的肉棒不断进出她的樱唇;雅芸丰满的双乳被高瘦男子牢牢抓住,以女上男下的姿势奸淫着;我的女友希宁则趴在地上,翘臀高高撅起,身后的光头男子把她的纤腰当作扶手,一次次猛烈地抽插着女友。  四个女孩的衣服都已被扒光,胡乱地丢在地板上,浑身沾满不明液体;不知是被下了药还是过度疲倦的关系,女孩们的表情呆滞迷离,平时聪明伶俐的感觉荡然无存。  四个男子各自在女孩体内射精后,彼此交换位置去干另一个女孩,数十张照片就这样纪录下这荒淫的轮奸过程。到最后一张照片,所有人都入了镜,四个女孩排排坐在地上,男人们从后方掰开她们的双腿,让早已被干到红肿的阴户暴露在镜头前,大量流出的白浊液体清晰可见。  天啊!怎么会这样!?我的女友竟然和闺蜜一同被轮奸了!我的脑袋一片混乱,唯一的念头就是打电话给女友确认她的安危。电话响了十几声都没有人接,当我再次拨号的时候竟然就关机了!我急忙冲出门,骑车到女友的宿舍。宿舍窗内一片黑暗,按了好几次门铃也没人出来应门,可见女友她们根本还没回来,不知被那些男人带到什么地方去了!  我焦急的想要报警,但又马上想到,警察肯定会问我怎么发现的,这样我长期偷看女友照片的事迹就会败露了。当然和女友的安危比起来,这根本只是不值一提的小事,但是一想到女友如果得知我背着她做这种下流的勾当……我突然失去了报警的勇气。  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,电脑荧幕上还显示着女友她们和男人的合照。我双眼直盯着照片,突然有个念头浮现在脑里:‘照片会传到我的电脑,代表是有人用女友的手机拍的。或许……我可以从这批照片中获得一些线索?’  我赶紧调出照片的档案资讯。女友平时拍照都有设定纪录拍照地点,果然从档案中找到了一串代表经纬度的数字。查了一下,照片是在女友行程路线中的某座山上拍的。至于拍照时间……是昨天半夜三点。  我想起昨天傍晚后就没再更新的照片、通电话时女友异样的语气,还有话筒里隐约传来的呻吟声……种种迹像拼合起来,推导出的恐怖真相令我浑身颤抖:女友和闺蜜可能在昨天傍晚遇见这些男人,男人不知是以胁迫还是诱骗的方式,将她们带到山上的废弃工厂,并在那里轮奸了她们,途中还拿起女友的手机拍照留念,就这样直到半夜……  ‘昨晚我打电话给女友的时候,她正和闺蜜们一起被别的男人轮奸!’这念头就像一块大石砸在心中,让我又闷又痛简直说不出话来。照片的拍摄地点已经纪录下来,我决定去那里寻找女友的踪迹。    

  拍照地点距离我的住处约有一百公里,骑车到达时已经接近深夜。手机纪录的地点资讯毕竟不是非常精确,我花了一番工夫才在某条岔路的尽头找到一间废弃工厂。  工厂附近杳无人烟,门口停了一辆白色小轿车,熟悉的车型和车牌号码让我认出它是雯伶的车,可见这里肯定是昨晚的拍照地点。从窗外看进去,里面一片漆黑,我小心翼翼地爬窗潜入,再三确认里面没有任何人之后才打开手电筒,仔细观察工厂内的情况。  随着手电筒光线映入眼帘的是两张破旧的灰白色床垫,四周还散落着女性衣物,我拿起一件碎花洋装,是女友昨天穿在身上的那件。从衣服上的脏污和撕裂痕迹,可以想见女友昨夜是如何被粗暴的对待。我心中一阵酸楚,又想到:‘衣服在这里,但是……人呢?’  床垫附近摆了几张沙发,不远处还有一台电视和冰箱,冰箱发出低沉的运转声,可见这间工厂还是有电力的。我正打算深入搜查,忽然间却听见车辆从远而近的引擎声,从窗口往外看去,只见一辆九人座厢型车正从路口往工厂驶近,我赶紧找了个隐蔽处藏身。  厢型车停在工厂门口,人们陆续下车,工厂的铁卷门也慢慢升起。“啪”的一声,数盏日光灯同时被打开,在光线下我马上认出,走进工厂的正是女友闺蜜和轮奸她们的那些男人!  四个女孩脸上满是疲惫,隐约还看得见干涸的泪痕;女孩们身上穿着出门时带去的替换衣物,但从胸前的激凸明显可以看出里面没穿内衣。  女友们身旁的男人,就是出现在照片上的那四个流氓。搂着雯伶的高瘦男子肩膀上刺着鬼面,一双单眼皮的小眼睛看来相当猥亵;矮胖的男子满脸横肉,又粗又短的手指正抓着小妤的俏臀肆意揉弄;光头男子后脖处刺了只蝎子,淫邪的眼神从来没有离开过雅芸的巨乳;搂着女友香肩的黝黑男子身材最为壮硕,强而有力的大手好像随时可以把女友的肩膀捏碎。  除了这四对男女,我发现还有一名长发女子,怯怯地跟在众人后方一起走进工厂。女子年纪大约二十来岁,穿着紧身的迷你裙洋装,洋装后背的部份镂空到臀部上方,白皙的后腰上有个刺青,图案是只停在莲花上的蝴蝶。女子的神情憔悴,手臂上隐约能看见一些针孔的痕迹。  大家走进工厂后,黝黑男子关上铁门,一屁股坐在附近的废弃沙发上,对着女友她们说:“衣服脱掉。吃过饭你们也该休息够了,过来给我们含鸡巴。”  听见黝黑男子的发言,女友和闺蜜面色一紧,雯伶站出来替大家哀求:“阿祥大哥,拜托你放过我们,我们明天还要回学校上课……”    “废话少说!”阿祥的吼声让雯伶浑身一颤,不敢再多说句话。能让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雯伶吓成这样,究竟她们之前受了多少粗暴的对待?  “干,现在知道要怕了喔?昨天撞到我们的时候不是很嚣张吗?”雯伶身旁的高瘦男子一边揉着雯伶的胸部,一边嘲笑着。听起来……女友她们是因为车祸才和这些人扯上关系?我想起刚刚在门口发现的白色轿车,车头部份似乎有些擦撞的痕迹。  “我说过,只要我们玩爽了自然就会放你们回家,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阿祥坐在沙发上说着,浑厚低沉的声音充满了霸气。男人们陆续找地方坐下,女友和闺蜜眼见已无转圜余地,只能含泪乖乖脱下自己的衣服。  阿祥指了指雯伶:“你,过来!”雯伶赤裸着身子,从顺地走到阿祥面前跪下,将阿祥的裤子拉链拉开。阿祥黝黑的肉棒露了出来,虽然还没有勃起,但尺寸明显比一般人大得多。雯伶犹豫了几秒,最后还是低下头将肉棒含入口中,发出“滋滋”的吸吮声。  见雯伶已经就范,女友和另外两位闺蜜也就乖乖的接受指名,跪在男人跟前吸吮他们的肉棒。四个赤身裸体的年轻美女同时为男人口交,淫荡的吸吮声此起彼落。这样淫秽的场景本应令任何男人都感到兴奋不已,但此时躲在暗处观看这一切的我,心中充满的只有愤怒,尤其是当看见自己女友的樱桃小嘴含入矮胖男人的粗肥肉棒那一刻,简直无法克制自己冲出去将他们暴打一番的欲望。  然而我还是努力忍了下来。虽然手边有支从宿舍带来的球棒,但毕竟对方人多势众,而且都是刺龙刺凤的流氓,身上很有可能带着刀枪,就这样贸然冲出去实在没有胜算……我勉强听从自己仅存的理性,继续躲在暗处观察。  女友和闺蜜各自帮面前的男人口交,穿着紧身洋装的长发女子则呆呆的站在一旁,双眼无神的盯着地上。高瘦男子看着她,说道:“小薇你在发什么呆,不会帮忙拍照吗?”  “啊……好。”名叫小薇的女子听见高瘦男子的声音,才赶紧拿出手机,对着四个正在口交的女孩拍下一张张照片。我认出小薇手上拿的正是女友的手机,看来昨晚也是由她负责拍照的吧!  “小薇啊,你要感谢这几个女大学生。”光头男子笑着说:“如果不是她们的话,这两天你一个人就要应付我们全部人了。本来你的屄就够松了,再被我们干个几天,搞不好连手都可以伸进去了。”另外三个男子听完哈哈大笑。小薇没有搭话,脸上浮现恐惧的神色。  “其实你也不用担心啦!”高瘦男子说:“只有你一个人的话,大家干起来也麻烦,大胖肯定会马上再找一个来跟你作伴。”  矮胖男子答道:“对啊,反正网路上骗一骗马上就可以找到好几个,就像你那时候一样。”原来小薇是从网路上被这些人骗出来轮奸,然后控制在身边成为性奴。  “下次找个年轻一点的吧!”光头男子对阿胖说着,手指随意拨弄身下雅芸的长发:“国中翘家的应该很好找,那种小女生鸡掰都比较紧,干起来很爽。”  “齁~~阿德你就爱未成年的,真是变态!”大家再度哄堂大笑。这些流氓把强奸女人视为稀松平常,实在可恶透顶!  四个流氓就这样享受着女友和闺蜜们的口交。几分钟后,大胖看来有些把持不住,按住女友的头说:“好了,现在你自己坐上来。”女友犹豫了一会,还是乖乖站起来,张开双腿跨坐在大胖身上,扶着肉棒对准自己柔嫩的小穴慢慢坐了下去。  “呜……嗯……”肉棒插入时,女友口中发出了不适的呻吟。亲眼看见女友那属于自己的小穴被别的男人抽插,我感到一阵晕眩。  “怎么还这么干?这样干起来怎么会爽?”抽插了几下之后,大胖不满地抱怨着。妈的!干了我的女友竟然还敢抱怨她的小穴!  大胖转头对小薇说:“把药拿过来,给她们一个人喂一颗。”什么?他竟然打算对女友用药!?女友听见自己要被喂药,急忙摇着头恳求:“不要,我不要吃药……”大胖用力往上一顶,让女友“啊”的一声说不出话来。  “怕什么!你们昨天晚上就吃过了,那时候不是很爽吗?”昨晚照片里女友她们面色泛红、眼神迷濛,果然是被下过药了!  小薇听话地从包包里拿出一包粉红色药丸,一人一颗分给了四个男人。这时除了大胖,另外三人也陆续让原本在口交的女生坐到自己身上,各自将药丸塞入她们口中,四个女孩不敢再有反抗,乖乖地把药丸吞了下去。  四对男女以女上男下的姿势进行交合,“啪啪”的碰撞声和少女的呻吟声环绕着整间工厂,同样也传到我的耳中。蹲得太久,我双腿开始发麻,冲出去的念头也慢慢消散。不可思议的是,看着眼前的乱交场景,我感觉到自己开始兴奋起来。莫非这是男人可悲的天性?即使是自己的女友在面前被别的男人奸淫着……  大概是药效开始发作的关系,女友等人的呻吟渐渐由低沉转为高亢,脸颊也慢慢浮现潮红。光头阿德一双大手抓着小妤的纤腰,每次插入的同时也用力将小佩的身体往下压,让肉棒插入得更深。  “啊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哦~~”小妤被干得淫声连连。玲珑有致的小妤在四人之中最为娇媚,一双电眼常常迷得男同学神魂颠倒,从这样的女生口中发出如此放浪的叫声,有哪个男人听了还能支持下去?  “呼……呼……”阿德加快了抽插速度,呼吸也越来越急促,似乎守不住精关了。  “不要……不要射在里面……会怀孕……”小妤也感觉到阿德快要射精,急忙摇头哀求,但阿德毫不理会,反而说道:“怕什么?你的鸡掰早就被我们的洨灌满不知道多少次了!”说完紧抓着小妤纤腰下半身用力往上一顶,在小妤体内注入大量的精液。  “啊~~啊啊……”小妤檀口大张,浑身一阵颤抖,似乎被滚烫的精液射到高潮。高潮过后的小妤像断线人偶般瘫倒在阿德的胸膛上,双目紧闭,虚弱地不断娇喘。阿德毫不怜香惜玉地一把将小妤推开,自顾自的走去拿了罐啤酒。

  过了不久,大胖和高瘦男子也陆续达到高潮,分别射在女友和雅芸体内。看着女友被大胖内射时那痛苦与陶醉交杂的矛盾神情,我的心中也同样矛盾地充斥着愤怒与兴奋。  四对男女中只剩下阿祥还没射精,工厂里也只剩下雯伶高亢的娇吟声。阿祥见三人皆已完事,轻蔑地说:“怎么都那么没用,这么快就射了!”  “憋什么,你也快点射一射,才能早点开始下一轮啦!”阿德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说着。这些家伙竟然还没打算放过女友她们!  阿祥“啧!”的一声,伸出双手如铁钳般掐住雯伶的脖子,雯伶感到呼吸困难,胡乱地抓着阿祥的双腕要他松手,但冷血的阿祥反而越勒越紧。  “呃……呃……”雯伶脸色涨红,无法阖上的口中发出痛苦的窒息声。阿祥双手勒着雯伶,下体仍不断抽插:“干!这样鸡掰才够紧,不然不晓得还要多久才射得出来。”  雯伶的声音逐渐变小,原本挣扎的双手也慢慢没有了动作。正当其他三人以为雯伶要被勒死,准备开口制止的时候,阿祥虎吼一声,终于在雯伶体内暴射而出。  脖子被紧紧勒住,子宫同时受到大量精液喷射,强烈的双重刺激让雯伶失去了意识。射精后,阿祥从雯伶体内拔出肉棒,然后一把将她抛在床垫上。雯伶双眼翻白,香舌轻吐,双腿一阵一阵地微微抽搐。  荒淫的肉戏终于告一段落。四个女孩玉体横陈地躺在床垫上不住喘息,还未能从刚才的高潮中回复过来;四个男人则坐在沙发上抽烟喝酒,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聊天。  “好久没有一次干到这么多个了。”阿德说完喝了一口啤酒,又向高瘦男子问道:“阿成,你还记得我们上次一人干一个是什么时候吗?”  阿成想了一下:“大概是半年前那次吧!”  “那时候大胖不是约了一对高中生姊妹?刚好你跟阿祥也在路上带了两个回来,大家就一起上啦!”  “对对对!那两个高中生还是亲姊妹,感情好得很咧!被干的时候还要手牵着手,拉都拉不开!”大胖也兴高采烈地加入这个话题。  “可惜那时候手头紧,玩没几天就把她们带去给阿虎了,不然还真想多留在身边一段时间。”女孩们听见这段对话,吓得脸色发青。这些流氓竟然连人口贩卖的勾当都在干,实在是人神共愤!  三人得意洋洋地聊着以前轮奸女生的事迹,只有阿祥似乎对这话题没什么兴趣,翘着二郎腿,心不在焉地把玩着手机。手机背壳上贴了张小猫的贴纸,我认出那台手机是小妤的。  突然间,阿祥好像从手机中看到了引起他兴趣的东西,他转头对着地上的四个少女说:“你们跳这支舞给我看。”  阿祥亮出手机,荧幕中正播放着女友和闺蜜以前练舞的影片。四个人穿着黑色T恤和牛仔热裤,跳着前阵子很红的韩国热舞“Bubble Pop”,那扭腰摆臀的动作,充满了性感的青春魅力。  少女们面面相觑,不敢有所动作。虽说跳舞是自己的兴趣,也早就习惯在大众面前表演性感的舞蹈,但现在身上一丝不挂,春药的效果也还没退,甚至子宫里还装满着男人的精液,实在不是能够跳舞的状态。  然而阿祥却丝毫不给女孩们拒绝的机会,用充满威严的低沉嗓音下了通牒:“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准备,照着这影片的音乐跳,如果一分钟后还没准备好或是敢给我乱跳,你们就不用下山了。”女孩们吓得奋力爬起,匆忙排好队形。  这段舞,女友她们练过上百次了,即使自己赤身裸体,音乐只有从手机传来的影片背景声,甚至观众还是刚刚才奸淫过自己的流氓,四个女孩仍然以纯熟的动作跳出每一段舞步,只是因为体力尚未恢复,动作难免有些有气无力。  流氓们津津有味地看着这场表演,但阿祥似乎不太满意,警告女孩们:“有没有吃饭啊!?副歌的地方给我努力点跳!”  副歌的地方?为什么要强调副歌?我仔细回想这支舞的舞步……难道阿祥在期待那个动作!?  我的猜测成真了。进入副歌之后不久有个扭臀的动作,因为太过性感而成了这首歌最为人知的部份。女友和闺蜜跳到了那段,双手向后插腰抖起翘臀。四个女孩的子宫里都装满了精液,经过这样用力一扭,全部从阴道甩了出来,流得女孩们大腿上到处都是。  这样滑稽的情景让流氓们哈哈大笑。女孩们都羞红了脸,眼睛含着耻辱的泪水,但又不敢擅自停下舞步,只能咬牙继续跳下去。然而阿祥没等她们跳完,走过去一把抓住女友的头发,把她压在地上,不知何时已经恢复元气的肉棒再度插入那满是精液的小穴。其他人见阿祥有了动作,也陆续走向女孩们,各自将女孩压在身下,以手机里还没播完的歌曲为配乐,开始了下一轮的轮奸盛宴……  这次的轮奸持续了很久,流氓们不断变换姿势,以各种体位折磨着女友和闺蜜们,期间大胖还补了每个女孩一颗春药。可能是因为药性加重的关系,也可能是因为方才的跳舞凌辱已经完全摧毁了她们的自尊心,女友和闺蜜们的叫声越来越娇媚,身体也越来越配合流氓们的动作。  “啊……啊啊啊~~啊啊……”女友被阿祥干得神智不清,茫然的双眼无法固定焦点。  “怎么样,爽不爽?”阿祥的肉棒一次次顶进女友的阴道深处,每次都插得女友淫水四溅。  “爽……啊……好爽……”女友竟然如此回应阿祥的问题!  “哪边好爽?”  “喔……我的小穴……被你干得好爽……”此时女友已经完全没了矜持,说出连我都未曾听过的淫声浪语。  看到这里,我发现自己愤怒的情绪已经麻木了,心中只剩下兴奋的感觉;原本紧握球棒的双手也不知何时放到了裤裆里,握着自己的肉棒不断抽动。曾经听说过有人喜欢看自己女友被别的男人奸淫……如今希宁就在面前被流氓一次次抽插着小穴,身为男友的我却躲在暗处打手枪,虽然理智上很难接受,但是看来我的确就是那种人。  “想不想要我射在里面?”阿祥嘴上这么说,但是从动作看来完全没有要射精的样子。  “啊……想……射在我里面……”  “书都读到哪里去了?求人是这样求的吗!?”阿祥“啪”的一声,巨掌猛力打在女友的俏臀上,女友柔嫩的屁股蛋立刻浮现出粉红色的掌印。  “哦……请……阿祥大哥……把精液都射在……我的……子宫里面……”  “这么想要我的洨喔?那干脆不要下山,留在这边当我们的性奴好了。”听见阿祥这么说我心一惊,难道这些人没打算放女友她们回去?  “哈哈哈!阿祥说得对!你留在这边和小薇作伴,我们每天都可以把你的鸡掰射得满满,绝对让你爽翻天!”阿成一边操着小妤,一边附和阿祥。  “不……不可以……我还要回去上学……”女友勉强维持着仅存的理性摇头拒绝。  “想回去?所以说你不想要我干你喽?”阿文突然将肉棒从女友的体内抽出来,硕大的龟头和阴唇间还牵出一条晶莹的丝线。  原本被塞满的小穴突然变得空虚,快要高潮的女友忍不住回头,皱着眉头以乞求的眼神仰望着阿祥,屁股不自觉的左右摇晃着:“我……想要你干我……”  “那你到底要不要留下来当我的性奴?”阿祥将沾满淫水的肉棒贴在女友湿漉漉的阴唇上不断磨擦,有时甚至把龟头轻轻插入阴道,但就是不肯整根肉棒用力插进去。  女友受不了这样的挑逗,崩溃般大声娇喊:“我愿意留下来当你们的性奴!求求你干我!”  阿祥见女友已经完全被征服,凶狠的脸上终于露出满意的表情。他紧抓女友纤腰,猛力将粗大的肉棒一下子捅进女友阴道的最深处。“啊~~”瞬间袭来的强烈快感让女友无法承受,张大嘴巴发出高亢的呻吟,双腿僵直浑身不停颤抖,看来是达到高潮了,但阿祥不但没放过女友,反而还更快速的不断插入。  高潮后仍持续的强烈强烈刺激让女友无法承受,她狂乱地摇着头,口中发出不成话语的淫叫,最后甚至“噗咻”一声从下体喷射出一道金黄的液体,全部淋在阿祥身上。女友竟然被人干到失禁了!  “哈哈哈哈哈!”众人见状疯狂大笑,也都更加卖力干着自己身下的女孩,还模仿阿祥的招式,在女孩快要高潮的时候询问她们是否愿意留下来当性奴。亲眼看见女友沦陷的过程,其余三人明白抵抗已经毫无意义,都乖乖的答应留下,换得一次疯狂的泄身。  将这一幕幕淫靡至极的画面尽收眼中的我,在看见女友被阿祥射在嘴里,还被迫和雅芸舌吻交换口中精液的时候,终于忍受不住刺激而射在地上。  白天打工忙了一天,晚上又骑车奔波至此,加上眼前不断上演的香艳情景,再三消耗着我的体力与精神,射精后我的体力终于不堪负荷,瘫坐在墙边,眼皮不知不觉慢慢阖上。失去意识前,我脑里的最后一个念头是:‘希望他们会放女友回家……’     

  当我醒来的时候,太阳已经高挂在窗外。急忙爬起一看,发现工厂里空无一人,停在外面的两辆车也都不见踪影。那些人终于把女友送回去了吗?  我急忙拿出手机打给女友,但是直接被转入语音信箱。回想起来,女友的手机昨晚一直被小薇拿来拍照,想必是没电了。我没有其它办法,只能骑上车尽快赶回去确认状况。  回到女友宿舍,我焦急地按了电铃,等待应门的这段时间对我来说简直无比漫长。终于,门“咖嚓”一声被打开了,雯伶出现在门缝后方。  看见雯伶我暗自松了一口气,那些流氓总算是把女友她们放回来了!我假装没注意到雯伶憔悴脸上的干涸泪痕,故作平静地问:“请问……希宁在吗?”  “她在睡觉。昨天晚上我们玩太累了。”雯伶勉强挤出一个虚弱的微笑,似乎也想掩饰昨天发生的一切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 “那……请她起床的时候打给我好吗?”  “嗯。”  “谢谢,那我先走了。”我离去时雯伶似乎想说些什么,但最后还是保持沉默。  当天下午,我接到女友用雯伶手机打来的电话。女友谎称自己的手机在游玩途中弄丢了。我没有戳破女友的谎言,只跟她约了晚上在学校附近见面。  晚餐时间,女友终于出现在我面前。她的神色仍有些疲惫,一看见我,眼眶就红了起来,不过还是故作坚强的保持微笑。我努力克制住自己将她一把搂在怀中的冲动:“肚子饿了吗?我们去吃点东西吧!”  女友说她没有食欲,于是我们随便买了点东西就骑车回到我的住处。两人进了门,在寂静的房间里,女友终于忍不住抱着我啜泣起来。  “怎么了?为什么要哭?”我搂着女友轻抚她的头发。  “因为……我把你送我的手机弄丢了嘛!”  女友没有把真相告诉我,是怕我为她担心,还是怕我得知她被人轮奸后会觉得肮脏而抛弃她?我不晓得,只是既然女友目前没有说出真相的打算,那么我也就装作不晓得这一切,耐心等到她愿意亲口说出的那天为止。  当晚我们疯狂做爱。看着身下娇吟的女友,脑里不由自主将她和昨晚被流氓蹂躏时的身影重叠,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,总是坚持不了多久就射了出来;性交中女友反常地没有要我戴套,还用双腿将我的腰紧紧钳住,让精液全数射在她的阴道里。射精之后女友主动爬到我身上,贪婪地舔弄着我的肉棒,没多久我就恢复精神,两人又是一场翻云覆雨,直到深夜……  从那天开始,女友有了些改变。可能是被那些流氓开发过的关系吧!原本在床上相当保守的她,变得大胆了起来,不但让我颜射、口爆,甚至有时还愿意不穿内裤出门,和我在外面找地方做爱。另外女友也开始吃避孕药,我们做爱时再也没戴过套子。女友被人轮奸后,我的性生活反而变得更加美满……这算是因祸得福吗?  “老公,我要跟雯伶她们出去喽!”  距离被流氓轮奸的那天已经过了一个月,女友和闺蜜们似乎都已走出伤痛,能够再度一起出门游玩;然而对我而言,那个晚上女友被人轮奸的情景仍是历历在目,无法忘怀。只是,事过境迁,如今我的心境已经和那晚大不相同。  我打开电脑,浏览着那晚小薇拿着女友手机所拍的照片。这些女友被人奸淫的照片如今不再让我气愤,只觉得兴奋无比。可惜女友的手机自那晚之后没有再被拿来拍照,不知是否被流氓拿去卖掉了。  “叮咚!”在我一边看着照片,一边回忆那荒淫之夜的同时,女友用新手机拍的照片传到了电脑里。在看过一个月前的那些照片后,说实话,如今这些生活照对我而言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,不过基于好奇心,我还是点开了照片。  女友和闺蜜身处在一间昏暗的地下室,室内摆着几张躺椅和一面全身镜,看起来像是刺青间。四人背对着镜头比肩而站,将自己的衣服掀至腰间。我望着她们后腰上那幅刚完成、还略显红肿的刺青,惊讶得说不出话来。不是因为女友背着我跑去刺青,而是因为她们都刺了一样的图案……  一只停在莲花上的蝴蝶。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